把漫画画进高考试卷联合国总部的小林,我们和他聊了聊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吉林动画学院教务处_沈阳工程学院教务处_长春建筑学院教务系统
阅读模式

林帝浣,江湖人称“小林老师”,真正的职业是中山大学教师,专业是临床医学,然而国画、摄影、漫画、书法、写作样样拿手。他的漫画成为2019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作文题,他是《中国诗词大会》背景绘制者,用国画作品助力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为中国冬奥会绘制主题图,同时也是华为手机主题特邀艺术家。近年来,小林连续在联合国总部、日本、美国、中国香港等地演讲、展览,向世界展现中国画艺之美。

8月16日,《凡是过去,皆为序曲:2020小林漫画日历》在上海书展首发。这是小林连续第二年与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漫画日历,365天每一页的漫画生动再现了几乎人人生活中都会遇到的片段,画出人们心中所有、语中所无。日历首发现场,小林的读者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小林足足签了2个小时,读者要求一一满足。他说:“我没有粉丝的概念,读者就是我的朋友。”

签售会后,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对林帝浣进行了专访。

上观新闻:据说你的漫画日历畅销到可以保证一家出版社的员工奖金。是怎么与上海文艺社开始合作的?

林帝浣:当时我在朵云轩办展览,出版社有这样一个提议,我也觉得非常有趣,就这么做起来了。

上观新闻:每天都会保证画漫画的时间?

林帝浣:通常是下午4、5点下班以后,花2、3个小时做完这一天的公众号推送。画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没什么压力。我比较佛系,今天做签售,那就停更一天,没什么指标。

上观新闻:画到哪个节点,突然意识到自己火起来了?

林帝浣:火了吗?现在也没这个感觉。火,总有尽头,烧光了就不火了。我更喜欢慢热的状态,希望我的作品是可以对抗时间的。

上观新闻:明明是医科生,却因为摄影被大家知道,后来画国画,现在画漫画。无论是精力还是才华,这算不算一种天赋异禀?

林帝浣:我就是一个平常人,各方面都资质平平,但我相信厚积薄发。年轻的时候体力充沛就去摄影,翻山越岭都是积累。后来画画,其实也是因为有了故事、阅历、学识的累积,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输出。接下来想做什么?可能是写作吧。无论哪种形式,都是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上观新闻:人通常年轻时比较有棱角,年纪上去了,棱角就慢慢被磨平了。

林帝浣:有棱角是对世界的不妥协,我更认同推己及人的思维方式,每个人的行为都有自己的原因,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可能就能取得对世界的谅解了。我希望世界是平和、友好、温情的。

上观新闻:这种思维方式是怎么形成的?

林帝浣:读书吧。我是乡下小地方的小孩,对外面的世界特别渴望和好奇。好奇心是一个人的起点,读书满足了我的好奇。读书少的人,三观是由亲戚朋友决定的,读书多就能跳出局限。

我从小喜欢看书,看得特别杂,政治、经济、历史、人文,什么都看。网文也看,网络作家收入排行前10名的都看了,想看看这一代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看这样的爽文,不然把握不住文化的脉搏。

上观新闻:小时候看书多所以成绩也特别好?学医就是因为高考分太高?

林帝浣:这是一个梗,读书成绩应该算中上,确实是家里人希望我学医。我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后留了校,后来十几年里没从事过临床。

上观新闻:放弃医学这条路,家人有没有失望?

林帝浣:毕业以后留校了,对父母来说,这还算是一个安稳的工作,也能接受。当然也有亲戚会说,你看谁谁谁,刚毕业就赚2万块……现在他们来问我要画,我经常“已读不回”。

上观新闻:听说你最近又回医院了?

林帝浣:也是兼职,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筹建人文艺术治疗科。

我们在医院治疗,往往看完病、做完手术,就可以离开。但对很多心血管患者、肿瘤患者来说,手术后还需要有疗愈和恢复的过程,这个过程以往没有太多干预。人文艺术治疗科就是希望肿瘤患者术后继续得到一些人文艺术方面的教育或干预。

医疗里的精神力量也很重要,这部分研究在国外已经很多了,国内刚刚起步,北大刚成立了医学人文学院。我们这个项目也是一个科研课题,希望通过对患者的监测评估,得出一些结论。其实我的读者也经常给我一些反馈,他们会觉得,看漫画让心情变好了,得到了疗愈。

上观新闻:会有人冲着“小林老师”来看病?

林帝浣:不不不,我可不是要坐堂收挂号费,还是一种科研探索。和读者的互动可以修正创作,医患的互动也是一样的道理。

上观新闻:做签售时,你对读者基本有求必应,很有耐心。

林帝浣:我没有粉丝的概念,读者就是朋友,不存在高低之分,就是以朋友待之。

上观新闻:观察过你的读者群体吗?面对面的时候,他们跟你说得最多的是什么?

林帝浣:“你该减肥了”,大概是这一句最多。

上观新闻:所以你的读者对你还是有颜值的要求?

林帝浣:颜值?不存在的。我倒是发现,我的读者一般都比较有气质,理性、平和、谦让、有礼貌。

上观新闻:读者听了很窝心。

林帝浣:我希望我的读者都是好人,我的公众号读者很少有“暴民”“键盘侠”。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洗粉”一次。

上观新闻:怎么“洗”?

林帝浣:发一些特别长的文章,讲讲传统文化、书法,等等。就会掉粉,我很高兴。我不希望我的读者只是来看漫画的。欢迎大家来看漫画,但不是只看漫画。我不希望只是被当成一个段子手。

上观新闻:那你自己怎么定义自己?

林帝浣:做一个“无法被定义”的人。摄影家、画家、作家……可以定义的,我都没兴趣。

上观新闻:如今动画电影很火,动漫日益成为产业,你会产业化吗?

林帝浣:我没有团队,每天的推送都是自己一个人做。当然,有可能会尝试一些产业方面的合作。但对我个人来说,不是走产业化这条路。尊重内心吧,再简单的东西也要进入内心。

猜你喜欢